1. <acronym id="eodnf"><form id="eodnf"><mark id="eodnf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2. <var id="eodnf"></var>

        關注你,但我不告訴你

        • 來源:祝禧文化語文工作室
        • 作者:張利群
        • 分享到:

        關注你,但我不告訴你

        “張老師,姜天的媽媽讓我轉告你,課上不要叫姜天回答問題。”接新班的第一天,就有同事跑來如此說。教了這么多年的語文,碰到的打招呼者甚眾,指向總是一致的——關注他們的孩子。而以“不提問孩子”為由的,別說不曾親歷過,簡直是聞所未聞。很想問問為什么,但終于沒有問,還是到教室去認識一下那個被打招呼的孩子吧。

        在座位表的第四排第二張課桌靠左邊,我找到了姜天的名字。不想刻意將視線在他臉上多作停留,就那么一眼滑過去,大大的鏡片后面,那雙眼睛好像在打量我這個新來的老師,隨即就低了頭。在我精心設計的開場白過后,剛剛成為我學生的男孩女孩們開心地笑起來,幾個男生甚至笑得有點放肆。用眼角的余光,我瞥見他的表情——勾著頭,嘴角尷尬地咧著。如果這表情也叫做笑,一定是最小心的那一種。

        我喜歡在課上“制造”一點小小的意外,有時是一句無傷大雅的玩笑,有時則是脫離課本的“閑談”。那些看似無助于教學進程的“偶發事件”,總能巧妙地轉化成可遇不可求的教學良機。從孩子們抿嘴會心的一笑中,好奇以后的頓悟里,我知道這是突變帶來的妙趣,是意外帶來的驚喜。盡管它不像京劇的叫板能帶出滿堂彩,但的確是課堂的小小亮點,常常使我和孩子們沉醉于息息相通的精神交往之中。然而在那些高高舉起的手臂里,卻始終沒有發現我期待的那只。只是,習慣勾著頭的姜天開始短暫地抬頭,鏡片后的眼睛有了瞬間的笑意,不安分的小動作告訴我,那只右手有點躍躍欲試,卻在勇氣的峰巔又頹然放棄。我留意著他每一個細微的反應和情感起伏。

        終于在一次提問和討論過后,我捕捉到他似乎期待的目光,那期待是膽怯的、躲閃的,卻分明是真實的!“姜天!請你說說你的想法。”沒有遲疑,我喊響他的名字。也許是齊刷刷的眼光,也許是很久沒被人叫過的名字,姜天像被刺激了一下,愣住了,然后猶豫著站起來:“我……”便沒了下文。有人開始竊笑。一個男生說:“姜天從來不回答問題的,他口吃!”“我不相信。能寫出那么流暢的日記的人是不會口吃的。”我強調了“流暢”這個詞。姜天推推眼鏡,拿起書:“我……”“慢慢想,還有時間,我們等你。”忽然想起學生時代的我,回答老師的問題時也總是紅著一張小臉,面前這個欲言又止的孩子,讓人心疼。他媽媽托人打招呼“不要叫他回答問題”,說明已經準備放棄了。母親的無奈、旁人的無視、同學的無意,說不定真的會“造就”一個口吃者。現在,我要幫助他重拾自信,用溫和與耐心。姜天感覺到我在等他,翻書的手微微顫抖,以至書頁發出細微的“嘩啦”聲。“我、的、想、法、是……”他終于一字一頓地說,盡管費力,但還是把自己的思考說了出來。我在心底吁了一口氣——一開始我就相信他只是缺乏信心便習慣沉默而已!“你說出了自己與眾不同的想法,非常好,請坐。”我故意沒夸獎他膽大了,有勇氣了,因為有時候善意的提醒,反而會讓人的自卑膨脹,造成無心的傷害。我希望姜天忽略自己在勇氣和信心方面的弱勢,所以在答題的內容方面作了肯定,強調他的見解是獨到的,并且盡量不顯得刻意。

        姜天的改變是顯而易見的。接觸他視線的頻率越來越高,盡管仍然不舉手,但只要他望著我,我就知道他是有話想說,于是,我經常喊響他的名字。從回答簡單的問題,到朗讀課文段落,到交流自己的思考所得,到參與課堂論辯,他的敘述一天天流暢起來。直到有一天,課堂上尋找扮演古詩中的主人公時,他舉起手大聲說:“我來!”我和同學們誰都沒有覺得意外——三個月無言的關注,現在,一切都水到渠成。

        如今我已不教姜天那班學生了。而在那段時間里,我不曾找他談過一次關于信心或者勇氣的問題,我愿意在人群中關注他,但不想讓他知道。因為更能夠補償那曾經被忽略的,我以為是平等看待,而不是刻意重視。

        本文欄目:《班主任工作案例》

        返回欄目
        34影视.com